g6xqi優秀都市异能 這靈氣要命 起點-第788章 時間移民鑒賞-rcemc

這靈氣要命
小說推薦這靈氣要命
“有点意思……”陈克捏着下巴,听到这里,他已经有了一些想法。
凌语痕居然是被基金会逮着,这后面会有多少弯弯绕的东西在里面?没准基金会派来的人能解释清楚。
“他们什么时候来?”陈克问道。
“这么说你打算见他们了?”李墨阳倒是不意外。
“让他们告诉我们到底是怎么回事,让后就让他们滚蛋。”陈克道。
重生之日本大作家 碧蕊白蓮
“他们随时都能来,你知道……时间对于他们而言,是可以调节的。”李墨阳道。
“那就让他们立刻出现。”陈克道。
李墨阳嗯了一声,然后跟陈克一起下楼,他们决定在一楼的会客厅与基金会的人见面,与此同时,李墨阳还需要先跟他们联系。
陈克走到后院,只见戴安娜和卢西娜沉在水里,互相瞪视着对方。
他在一旁驻足,好奇的观察起来。
过了十几秒,戴安娜忍不住,从下面浮上来,摔了一下头发,水溅了陈克一身。
他稍稍退了几步,拍了拍西装上的水渍。
“哦!陈?没看到你。对不起。”戴安娜擦了擦脸上的水,笑着跟陈克打招呼。
穿越网王之希翼之瞳
“你们在玩什么?”陈克问道。
“我们在比谁憋得久。”戴安娜道。
卢西娜此时也浮了上来,棕黑色的长发贴在脸颊和后背上,吐了一口水。
“我赢了……嗯……”卢西娜也擦了擦脸,调了一下长发。
“你们怎么总是在玩这么奇怪的东西?”陈克不解。
“卢把这称之为某种挑战,不过不得不承认,她的肺活量真挺大。”戴安娜笑道。
以罪为名
“你要不要也下来凉快一下?”卢西娜看向陈克。
“暂时不了,徐静呢?”陈克问,他有一会儿没看到徐静了。
“好像在检查庄园安保系统,她总是一副特工的做派。”戴安娜道。
“不,我觉得那货只是单纯和我们不是一挂的。”卢西娜道。
“不要总把人往坏处想,卢。”陈克笑道。
“随你怎么说。”卢西娜摊了摊手。
“之前……没有帮上忙。我们也许不应该那么快就离开。”戴安娜犹豫了一下,开口道。
“世事难预料,辛亏你们先走了,忘了这件事吧。”陈克不想再提。
卢西娜搂住戴安娜,道:“等下去侧馆撸铁,这次我们比引体向上!”
戴安娜笑出声来。
陈克告别两个女孩儿,来到一楼的会客厅里。李墨阳站在门口,等着陈克。
“人在里面。”李墨阳道。
恋爱保姆 刀晨
“这么快?!”陈克一愣。
玉生缘之璧落凡尘
“按照他们的说法,昨晚他们就来了……而我明明刚刚才发了邮件,通知了他们在这个时代的代理人。”李墨阳道。
陈克嗯了一声,时间对于基金会而言,没有多少意义,罗姆能把人传送到任何时间去。
两人推门而入,会客厅的沙发上坐着四个西装男,白人,年纪在50到70不等,茶几上,放着一个手提箱。
李墨阳将门关上,准备去酒柜取酒,但是基金会的人抬起手,示意不需要。
“我记得,我见过你们。”陈克道。
他和李墨阳坐到沙发上,和那四个人面对面坐着,中间只隔着那个小茶几。
“我们之间确实见过,而且……当时的场面不算友好。”四人中年纪最大的那个开口。
那是在别墅区的时候,奥利维拉带人突袭,后半段,基金会的人突然出现,警告过陈克一些东西,但具体内容被他忘了。
“先自我介绍一下吧。我叫詹金斯,这位是沃勒尔,塔什木,艾辛,我们是O5议会,基金会的最高管理层。”詹金斯道。
“O5议会,不该是五个人吗?”陈克问。
“亚当斯死在了你的手上。”詹金斯平静道。
“你们看起来并不生气。”陈克又道。
“我们表示愤怒的途径,是让对方蒙受损失,承受结果。单纯的宣泄没有意义。”詹金斯道。
“所以……你们打算让我承受什么损失?”陈克问。
“不,实际上,我们与你的争斗,是一场天大之缪,我们相信,基金会与你都面临着共同的麻烦,我们之前过于傲慢,没有选择与你沟通,才让彼此的时空都陷入了窘境。”詹金斯道。
自我放飞第二点
“看来,你们知道现在这满天红色到底是怎么回事了?对吧?”陈克靠进沙发里,问道。
“当然知道,而且我们也认为你应该知道,只是你还不知道自己知道。”詹金斯道。
“这话听着略绕……”陈克看向李墨阳。
笑看乾坤
李墨阳全程都没说话,他很清楚自己在这场会面中的位置,他就是个传话的。
“这是一次张衡级事件,历史上曾多次发生类似的事件,现象各不相同,但造成的危害如出一辙,神祗转生,神祗的梦境与世界共鸣,将污染现实的原始架构,胎动释放模因,修改大部分人的认知……随后,是漫长的受胎过程,月亮,就是世界的子宫。”詹金斯道。
“月亮……?”陈克突然想起,在日升那档子事结尾的时候,他看到月亮上有个洞,里头好像有东西。
“现在是红月,神祗即将出生,到时候,会造成无法挽回的后果。”詹金斯道。
“你说历史上曾多次发生类似的事情,那你们肯定是有办法处理的吧?”陈克道。
“我们当然有,这也是我们来到这里的原因。你所处的2009年,现实架构已经被神祗污染,我们决定把这里变成死亡世界,切断它与其他时间的联系,然后让宇宙塑造一个新的,顶替原有的位置。”詹金斯道。
李墨阳看向陈克,基金会的意思很明白,他们要毁了这个时代。
陈克当然也明白,就像2006年那样,基金会很擅长干这个。
“这就是你们的解决方法?听起来好像并不那么靠谱。”陈克摇摇头。
“我理解你的感受,陈先生。我们都很理解,毁灭一个时代在基金会内部也是一个重大决策,但是,这么做,能够切断神祗对其他时代的侵害。”詹金斯道。
“然后这个时代的人就跟着天上那鬼东西一起去死?”陈克问。
“当然不是,我们愿意提供时间移民。把2009年的人类转移到各个正常的时代中去。我们以前……也做过类似的事情……”詹金斯道。
陈克揉了揉太阳穴,从理论上来讲,基金会的做法,已经很人道了。
神祗无法杀死,这个时代已经歇菜了,陈克杀了雷神之后,拥有了和基金会对等交谈的资本,他们以前大可以直接动手,但现在,愿意承担时间移民的成本。
“有没有别的办法,解决这件事情?神祗不是还没生出来吗?难道不能打断这个过程?”陈克问道。
“我们试过了,我们找到了凌语痕女士,但即使是她,也并不能中止这个过程。”詹金斯道。
“凌语痕……?她在哪儿?”陈克问。
腹黑王爺俏醫妃
詹金斯沉默了一会儿,然后打开了茶几上的手提箱。一股血腥味在会客厅里弥漫开来。
吞噬位面 黑色茶桌
詹金斯把手提箱转过来面向陈克和李墨阳。
网游之问世情缘
————
只见手提箱里,凌语痕的头装在里面,脖子的横截面下面插了许多管子,管子连在手提箱内部的诸多药剂瓶子上,她的头发和眉毛都被剃光了,脸上尽是痛苦的表情,虽然没了身体,但脑子还活着。
“操……”陈克坐正了一些,李墨阳也在努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