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都市言情 我有超體U盤 黑暗狗熊-499-神祕感染看書

我有超體U盤
小說推薦我有超體U盤我有超体U盘
当军官带着二班和三班经历了二十分钟的赶路后,终于在一处地点停了下来。
“报告,根据脚印,豪猪之前就是在这里失踪的!”
另一名负责探路的侦察兵蹲下身看了看地面上残存的脚印,也不知这里多久没有人经过,而且地面上有着一层莫名的浮土,于是之前那名侦察兵留下的脚印可谓是清晰可见。
小队的军官闻言顺着前方望去,却发现那排脚印最终的延伸到的方位,竟然是一座巨大的深坑!
这座深坑直径约在二三百米以上,足有七八个足球场的面积,就好像地质塌陷一般,因为地下出现了空洞的原因,最终导致了地表塌陷下去,而之前那名侦察兵的脚印,也正是消失在深坑的边沿。
看到这一幕,军官立即伸出拳头,做出一个停止戒备的手势,顿时身后十几米外的众人立即停下身形,围成一圈摆出了防御的枪阵。
见此,军官命令那名侦察兵和自己一起,缓缓接近前方的深坑边缘。
两人走动的速度并不快,端着枪一点点往前挪去,而在尚未接近之前,军官突然心中一动,他从身上取出一只巴掌大小的无人机,然后取出一只手指粗细的遥控器开始驱动,顿时,无人机带着一阵低沉的风声便朝着深坑中飞去。
随即,众人头戴的夜视仪上,开始分出一块屏幕,播放起无人机的画面起来。
随着无人机缓缓靠近,众人才逐渐看清楚深坑的侧面,却看到深坑几百米外的对面边缘,似乎有一片鲜红的事物在蠕动着。
那些蠕动的东西有些像蟒蛇,又有些像是某种生物的触手。
“什么鬼东西……”
军官的脚步更轻了,他端起枪械两眼齐平,一边戒备着靠近深坑的边缘,一边盯着分屏上无人机的视线,可是无人机还没彻底飞到深坑的上方,突然间,一道血红色的影子猛然从深坑中冲出,那架无人机还来不及躲闪,便唰一声被彻底击落!
同时,深坑的边缘部位突然窜出一根巨大的红色触手,闪电般朝两人的方向袭来!
“开火!”
军官大吼一声,连连扣动扳机,可是手中的电磁步枪却并没有产生熟悉的砰砰枪响,反而是一连串低沉的嗡嗡声,而在声音传递进两人的耳朵中时,正朝他们袭来的粗大触手应声爆开,触手上炸开一连串人头大小的空腔来!
啪啪啪……
顿时,鲜红的血肉仿佛不要钱般炸开,那根触手因为承受不住更多的力道,最后竟然硬生生从中炸裂开来!
鲜血溅了军官和另一民侦察兵一身!
还好,两人穿着严密的防护服,因此并没有受到伤害。
啪叽!
羡慕嫉妒很现实
那根触手缓缓缩回,同时另外半截触手烂肉般掉落在两人的脚下。
可是,还没等两人松一口气,深坑的边缘又有数根触手飞速伸来,军官心中一紧,他手中的电磁步枪本能地扣动扳机,在两人身前形成了一道金属风暴!
嗡嗡嗡嗡嗡……
三根触手凭空炸裂,可是剩下的两根却依旧突破了子弹构筑地屏障,其中一根一把缠在那名侦察兵身上,只是一甩,侦察兵连吭都没吭,便被甩进了深坑之中!
而剩余的那根则是一把缠绕在军官的体表,可是却刚巧堵住了电磁步枪的枪口,下一秒,那根触手还来不及发力,便啪一声被拦腰炸断!
军官从阎王殿门口走了一圈,顿时惊出一身冷汗,他想也不想飞速后退,而此时身后的一众人也终于来到了军官身前,将剩余的触手一一点射撕碎!
“呼,呼,呼……”
军官眼中浮现出一抹心悸,他带着众人一直退出了百米之外才停下脚步,而那深坑中不断伸出的触手也是感应范围有限,感觉到目标消失后,才不紧不慢的缩了回去。
“队长,没事吧?”
直至此时,才有人看向惊魂未定的军官,可是随即发现,军官防护服的手臂位置竟然在刚才被触手缠绕的功夫撕破了,不仅撕破,连防护服下的手臂也被扯掉了一大块皮肉,露出下方血糊糊的伤口。
“没事,只是皮外伤罢了……”
军官摆了摆手,任由一旁兼职医疗兵的士兵拿出一瓶伤口粘合剂,对着自己的伤口大喷特喷,很快伤口就被一层胶质物覆盖住了,同时也止住了血。
军官只感觉火辣辣的痛觉顿时减缓不少,取而代之的是一圈清凉的感觉。
这个伤口粘合剂正出自黑光科技生物部门,里面含有消毒物质,不仅能够对伤口清洗消毒,而且也是一层纳米层保护膜,既透气,又能止血并帮助伤口结痂愈合,只是价格高得离谱。
全世界只有财大气粗的基金会才配备得起。
“那个深坑里面到底是什么怪物……”
旁边一名士兵忍不住问道,“难道是这个世界的原住民?”
“很有可能……”
军官点了点头,他忍痛拿出对讲机,将其调整到其它三队都能听到的频道,“这里是东乌小队,我们现在位于坐标145.436.053,就在刚才我们遭遇了敌人,现在我将刚才的视频发送给你们,请你们立即前来集合,重复,请你们立即前来集合!”
说完这一切后,他按下对讲机的按钮,将头上的摄像装置导入对讲机,然后直接发送了过去。
为了保险起见,众人又往后退出了百米,反正看那深坑中的触手也不像有智慧的玩意儿,因此所有人便开始扎营,只留下两名士兵负责放哨。
军官坐在营地前,摸了摸自己胳膊上的伤口,可是不知为何,他的肚子内突然涌现出一抹强烈的饥饿感,饿的他头晕眼花,好像得了低血糖一般。
这种感觉来得莫名其妙,明明众人进入这座世界之前已经饱饱吃了一顿的,此时虽说过去了几个小时,但也不至于会饿成这样。
不过,为了以防万一,军官还是从背包中取出一支高浓缩葡萄糖针剂,然后顺着自己防护服旁边的封闭橡胶口扎了进去。
一针营养针注射完毕,军官这才感觉饥饿感削弱了不少,他再次摸了摸自己手臂上的伤口,心中不禁有些忐忑,毕竟自己已经被暴露在外,如今只能祈祷这个世界的空气没有毒性了……
军官遭遇到的一切不仅传递到了其余三支队伍的手中,也同样传到了光斑前的临时中转基地内,随即这些消息顺着光缆传出了罗森桥,传递到了现实世界的指挥船上。
接着,一众研究员对于视频中那种巨大的触手怪展开了激烈的探讨,其中几名研究员更是激动地浑身颤抖,大声嚷嚷着一定要拿到一些触手的样品才行,因为这将是人类史上第一次发现外星生命……不,应该是异世界生命才对。
随即,一条条命令下达而出,再次通过光缆传递进光斑对面的世界,然后又传到了众人的对讲机中。
“该死!”
看到对讲机屏幕上的各种离谱的命令,他几乎有一种摔掉对讲机的冲动,那群没有人性的研究员,不仅要求那种触手怪物的血肉样本,而且还说最好能活捉一条触手,看看触手背后究竟是什么样的怪物。
这群人,难道不知道自己队伍刚刚才损失了两名士兵吗?
此时时间已经过去了三个小时左右,天色也黑了下来,一轮明晃晃的圆月从东边升起,照亮了整座大地,在这座没有任何人类痕迹的异世界,月色竟然出乎意料的动人,给人一种“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的诗情画意。
当然了,如果没有那一座深坑以及那一群诡异的触手就更好了。
就在众人心有戚戚的时候,对讲机中突然传来一阵沙沙声,同时一个声音从中传来,“哥伦布小队已经抵达坐标位置,目前正位于你们的正后方。”
这个声音还没说完,另一个声音也跟着传来,“郑和小队已经抵达目标位置,目前正位于东乌小队的3点钟位置。”
众人心中一喜,连忙朝身后看去,果不其然,黑夜中的3点钟和正后方位置,有两道光点在缓缓接近。
直至三支队伍距离足够近时,双方对过暗号后才彻底集合在一起,至此北美洲区、北海洲区和中洲区已经集合到了一处,唯有欧洲区的小队尚未抵达。
不过这也是必然,当时北海洲区选择了北方探索,欧洲区则是南方,两支队伍相差最远,自然会是最后一个抵达。
“怎么样,有收集到研究部门要的触手样本吗?”
北美洲区的队长立即问道。
“已经拿到了。”
军官拿出一只透明的玻璃盒,里面正盛放着几块血糊糊的东西,“但是对方要求的触手活体,我们无法做到,也许你们两支队伍可以试一试。”
“你受伤了?”
一旁中洲区这边的郑和小队的队长李强突然看到军官胳膊上的伤口,“你既然在异世界暴露了,按照规定应该立即返回营地,前往现实隔离治疗才对。”
“让隔离治疗见鬼去吧!”
北海洲区的军官忍不住愤愤道,“我的身体很我清楚,没有任何问题!”
说着,他便拿出一支高浓缩葡萄糖针剂,注射进自己的的体内。
“希望如此吧。”
见到对方有些抵触隔离治疗,李强这才耸了耸肩,没有继续劝说。
随即三人再次等待了一阵,直至等到欧洲区的小队也抵达,四支队伍抵达到一处时,才正式开始商议对策。
他们要做的其实很简单,就是尽量搜集有关这些触手,以及这座洞窟的信息,然后传递给大后方,让基金会能尽可能多得掌握这座异世界的信息。
不仅如此,作为第一批先头部队,只要他们能够确定自己等人能够顺利在异世界存活,而不会受到某种不可抗力的伤害,那么后续自然有更多的特遣队队员前来,甚至还会有四大洲区的军队进驻。
而且之前后方也传来了消息,直升机、装甲车乃至工程队已经在来时的路上了,基本明天就会抵达,到时候众人也有了更多的生存保障。
一番商议之后,其余三支队伍也一辆辆发射了自己的无人机,而且吸取了东乌小队的教训,知道哪些触手似乎能感应到空气的震动,于是三架无人机都飞得极高,彻底悬浮在几十米高的洞穴上空,终于将这座坑洞内部看得一清二楚。
这座坑洞的直径足有三百来米,内部则看起来极深,黑乎乎地,就连夜视设备都无法看到最底部,而且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无人机的镜头上,只能看到坑洞的边缘,竟然全都是密密麻麻的触手!
这些触手从坑洞的边缘泥土中深处,就好像坑洞的侧面长出的一根根血肉构成的毛发一般,唯一和动物的毛发不同,这些毛发全都是活物,仿佛蛆虫般蠕动着,任何风吹草动都足以引发对方的进攻。
从夜视仪中看去,那些黑白图像中的坑洞就好像通往地狱的入口,密密麻麻令人不适,看来要多恶心有多恶心。
接着,众人又试图用别的方式去探查这些触手,他们使用了照明弹和燃烧弹,随即发现这些触手对光线完全没有反应,反倒是几颗在触手身上炸裂的燃烧弹能引起触手的警觉。
一旦发现自己被烧着,那些触手便本能地缩回了坑洞侧面的洞壁上,引得燃烧弹无法建功。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在收集到一定的资料后,四支小队都没有继续试探的想法,而且因为夜晚渐渐深了,众人也包裹在防护服中无法进行排泄和休息,于是经过一番商量后,四支队伍便再次原路返回。
经过一个小时的赶路,基金会的四支特遣队重新回到了入口处,此时入口处已经被一群XTN工程机器人搭建起了大片的消毒室和生活区,这些都是用特殊的密闭材料制成,一旦搭建起来就坚固无比,同时还能令外界和内部完全隔离。
然后,众人才在门口的消毒室内脱掉穿了一天的防护服,然后经过验血的方式检查是否有未知感染,确认无误后才会进入生活区,在里面进行修整。
我 的 一天 有 48 小时
直至等到北海洲区的小队队长进入时,他才略有些虚弱地脱掉身上的防护服,顿时,露出一张汗津津的惨白面孔。
军官摸了摸自己肩膀上已经封住的伤口,然后站在消毒喷口前,默默让几种消毒水喷满自己的身体,然后才走到采血器面前,有些忐忑的让对方扎了自己的手指一下。
几秒钟后,采血器的屏幕上绿光一闪,同时一个机械的声音响彻起来,“编号04564,未发现微生物感染迹象,允许通过!”
“呼!”
看到这里,军官彻底如释重负,他默默松了一口气,有些庆幸地穿上消毒室内提供的衣物,然后如临大赦般走进了生活区。
只是,在他转身的同时,却能看到他的背部肩胛骨的位置隐隐有一圈密密麻麻的红疹,同时还有一抹鲜血透过衣物,缓缓渗透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