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小說 道長去哪了 起點-第一百四十一章 替天行道閲讀

道長去哪了
小說推薦道長去哪了道长去哪了
平心而论,就看三英二云这副模样,感觉峨眉、青城二天的功法就确实有问题,都是修行百年以上的人物了,怎么一个个都长不大呢?
顾佐不禁啧啧称奇。
青城掌教朱梅冷笑:“妙一真人有好生之德,与你好生说话,你却在这里胡搅蛮缠,以为能够拖延时间?”
顾佐道:“朱矮子,我发现就你嘴里从不积德,说出话来又酸又臭,敢情是缺乏家教和母爱造成的?知道汝母是呼吗?”
朱梅大怒,正要动手,顾佐大叫:“慢着,你看这是谁?”
招手时,金蟹将军自大营中飞了出来,牵着根长绳,绳上绑着五个矮子。他的两只大钳子在五个矮子身边不停咔嚓咔嚓,吓得五个矮子脸色一阵阵煞白。
顾佐取出张名单翻了翻,念道:“川东五矮,齐良、彭勃、李清苕、孙同康、郝子美,跟朱矮子你一边矮,应该是你青城天的独门功法吧?是不是你徒孙?”
朱梅道:“速速把人放了,否则定让你这军营鸡犬不留!”
顾佐扭头看向金蟹将军:“老兄,朱矮子吓唬咱们。”
金蟹将军吓了一跳:“啥?”
手上打滑,钳子不小心从齐良的身边蹭过,顿时剪下条胳膊,鲜血喷涌间,齐良惨叫着痛晕过去。
金蟹将军不好意思的干笑了一声:“抱歉抱歉,我胆子小,别吓唬我。”
顾佐痛心疾首:“大哥,这是人不是韭菜,你小心些成不成?瞧把人孩子给痛的,胳膊都没了,长大后怎么娶媳妇?”
金蟹将军看了看齐良,分辩道:“看着个子小,实际上年岁不小了,他们青城都是这毛病。”
朱梅脸色铁青,沉声道:“顾佐小儿,行事如此肆无忌惮,考虑过后果没有?”
顾佐苦着脸问:“我当然晓得,后果会很严重嘛……朱梅老儿,说来听听,若是我把人还给你们,有什么好处?”
朱梅一时无语,看了看齐漱溟,齐漱溟面无表情,道:“给你两条路,你自己选。”
顾佐忙道:“还请齐掌教明示。”
齐漱溟掰着手指头道:“其一,指望有人救你,故此继续负隅顽抗,这条路是死路,尔等没一个活得出去。其二,将人与我送出来,自解兵甲,自缚军前,等候处置,或有活命之机。”
顾佐皱眉:“或有活命之机?或有?”
齐漱溟道:“尔等作恶巫江,做下来的勾当令人发指,我正道之人无不唾弃厌恶,该怎么处置,当然要商议之后再定,能不能活命,自然是议定之后才知。当然,看在你主动降服的情由上,死罪当能得免,只其他罪魁祸首要留下来,该怎么处置就怎么处置。”
顾佐很失望:“齐掌教,我直接怀疑你会不会劝降,这种条件开出来,没人会答应的。”
齐漱溟捋须冷笑,懒得解释。
顾佐道:“齐掌教,我想出了第三条路,齐掌教给参详参详,能不能行得通。这不是抓了你们很多滋扰巫江和平安定的惯匪么,要不咱们定个赌约,各派人手单打独斗,一对一挨个较量,你们赢一场,我们就放一个人,如何?”
峨眉青城被关押在军营中的修士有一百六十多人,就算全输,也要打一百六十多场,若是赌约一立,至少能打一个月。
但很显然,峨眉青城不会给顾佐拖延时间的机会,只是有人质在手,齐漱溟和朱梅一时间不好说话,各自沉吟不语。
这的确是个难题,峨眉青城可是正道领袖,处置不当的话,将会极大影响两位掌教的威信,进而影响大军的士气。
后阵中代行庶务的掌教之子齐金蝉眉头微皱,看向身边的李英琼,问:“师姐,可有法子将人夺回来?”
李英琼冷哼一声,左肩轻震,肩上停落的神雕钢羽振翅而起,忽如利箭般疾冲而下,去啄金蟹将军的眼睛。
紧接着,一片刀光闪过,向着金蟹将军的大钳子斩了过去,正是李英琼的法宝太白金刀出手,她本人也随在刀光之后扑了过去。
无怪这几百年来峨眉青城声威日益显赫,第一代有长眉真人、极乐童子等真仙帝君级大高手领衔,第二代又有齐漱溟、朱梅为首的三仙二老一子七真,到了第三代还有三英二云崛起,声势蒸蒸日上,当真是人才济济。
李英琼嫉恶如仇,最是看不惯以人质要挟的手段,这不是邪魔外道是什么?当下出手便毫不容情——她出手就没有留手的习惯,准备神雕破眼,金刀斩钳,一击而杀,将人抢出来。
不愧是峨眉青城三代弟子中的翘楚,三英二云之首,李英琼人才美秀、法宝瑰丽、修为精湛,出手之势迅若风雷、凌厉很辣,兼且突然,金蟹将军这位合道老妖都险些着了道,匆忙间将头缩回蟹甲,被神雕啄在蟹壳上。
与此同时,百斩金刀也瞬息而至,堪堪斩到身前,掀起千百道刀罡。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金蟹将军匆忙中回钳去挡刀罡,钳子上牵着的绳子被他扯了过来,绳子上串着的川东五矮被顺势带了过去,迎向了百斩金刀。
天地良心,这可真不是金蟹将军有意为之,实在是李英琼动手太过突然,来势太过迅猛,金蟹将军全力应对还来不及,哪里还想得起绳子和绳子上串着的川东五矮。
李英琼出手,向来是不留余地的,这一下全力斩落,根本就收不住,也没考虑过要收回来。
“小心!”
“哎……”
“完了……”
“等等……”
碧海剑歌
一片惊呼声中,千百道刀罡直接斩了上去,川东五矮都是金丹后期,何况气海被封,此刻唯有等死,心里刚泛起半个念头——李英琼你特么的够恨,便再也无法想别的念头了。
金蟹将军身旁顿时掀起一阵血雨,满天的碎肉四处乱溅,五个活生生的金丹修士当场被乱刃分尸!
金蟹将军趁机后退十数丈远,望着眼前这个少女,惊得喃喃道:“太狠了……”
李英琼则呆了呆,旋即勃然大怒:“妖魔当真狠毒,竟行此残暴之举,今日必斩妖除魔,替天行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