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玄幻小說 諸天福運 ptt-第六百六十章 怕死讀書

諸天福運
小說推薦諸天福運诸天福运
诸葛亮的夫人黄月英,乃是荆州大族出身……
刘备再怎么信任诸葛亮,也不可能将襄阳基业,长时间托付诸葛亮代管。
好在诸葛亮心知肚明,主动向刘备推荐了一位贤才——外号凤雏的庞统庞士元!
按照诸葛亮的意思,庞统的能力绝对不在他之下,若是刘备有其辅佐,很快就能吞并益州。
到时候,有就不用担心他长期执掌襄阳的事情了。
刘备大喜,急问庞统庞士元现在何处?
诸葛亮也不清楚,不过庞统乃是荆州名士庞德公的亲侄,只需向庞德公打听便成。
刘备闻言大喜,通过诸葛亮和庞德公认识,表达了对庞统的重视,希望能够邀请庞统加入襄阳郡守府。
谁知不巧,庞德公无奈表示此时庞统在江东做官,需得写信过去询问其想法。
刘备倒也不失望,毕竟是诸葛亮都认可的存在,若是窝在家里才叫不正常。
好在江东中高层里,并没有庞统的名字,显然这位凤雏在江东混得不怎么样。
这是肯定的事情,江东世家相当排外,就是孙权周瑜等顶级大佬都受到过欺压,更别说区区一个庞统了。
值得请庞德公代为传信,表述了刘备求贤若渴的姿态。
庞德公显然知晓自家侄子在江东的处境,也没矫情一口答应下来,一时间宾主尽快气氛融洽。
可他们不知道的是,此时的凤雏庞统,已经辞去了江东县令官职,正在繁华喧嚣的江夏地界游荡。
庞统和张松差不多,都是因为自身容貌不成,虽然一身才华却得不到重视。
当然其比张松要强一些,但也是强得有限。
鹿晗,我们结婚吧 二月繁星
与张松不同的是,因为在江东做官的缘故,时常能够听到江夏的消息。
以庞士元的才华和见识,怎么可能察觉不出,江东上下对江夏的忌惮?
这就引起了他的兴趣……
要是江东群臣忌惮坐镇襄阳的刘备军也就算了,毕竟刘备的名头摆在那,而且还有关羽和张飞这等天下猛将辅佐。
可偏偏,江东高层对襄阳不置可否,却对长江对岸的江夏更为忌惮,这就不得不叫人思索了。
江夏太守刘琦,绝对属于默默无闻的那种存在,凭什么叫火烧赤壁,大胜百万曹军的江东高层忌惮?
庞统在江东官场的职位不高,又没法融入江东世家圈子里,自然不知当初老黄忠一刀断流,吓退江东水师的事情。
可他敏锐察觉,江夏铁定不寻常……
心中存了这等想法,等在江东觉得没甚前程,干不下去辞职后,第一时间乘船前往江夏探查究竟。
然后,庞统被震住了……
江夏的繁华,可不是说着玩的,绝对达到了封建时代,经济巅峰程度的两宋大城水准,甚至可能还要强上一筹。
他哪里见识过这等繁华气象?
只是在江夏境内转悠了几天,他就看出了江夏的民丰军强,绝对是东汉末期的一道靓丽风景线。
庞统就算再傲气,也不敢说换了他执政,能够让江夏变得如此繁荣富强。
当然,江夏崛起的时间太短,自然也有种种不足。
以庞统的眼力,想要看出不难,甚至还有解决之法。
于是,他便起了拜访江夏之主刘琦的心思。
总感觉江夏繁华得过头了,而且江夏这么好的条件,竟然丝毫扩张想法都无,这更不正常。
按照庞统的想法,江夏之主刘琦作为刘氏宗室,手里拥有足够的力量,应该想方设法统一混乱的天下,重新中兴大汉。
结果,他在江夏感受到的,只有安逸和轻松,并没有多少勃发奋进的氛围。
“襄阳庞统庞士元,想要见某?”
这日,刘琦正好窝在江夏太守府,修炼也要张弛有度,他可没有一心沉迷其中的想法。
不想,竟然听到了个三国名人求见,还真是有趣。
“让他在会客厅等一等!”
既然人家主动上门,刘琦自然没有矫情的想法,等手头事务处理妥当,便起身走到会客厅。
“见过刘江夏!”
见到器宇轩昂的刘琦,庞统眼中闪过一丝异色,不紧不慢起身拱手见礼。
“客气了!”
刘琦态度温和,却给人一种不远不近的感觉,悠然笑道:“不知先生突然造访,所为何事?”
两人没什么交情,刘琦也懒得寒暄什么,直接开门见山询问,丝毫也没有拖泥带水。
“刘江夏够爽快!”
不料,他这等姿态,却是合了庞统的心意,轻笑道:“最近几日在江夏晃荡!”
“江夏的繁华,叫庞某惊叹不已,可有一点却是想不通,还请刘江夏帮忙解惑!”
“有什么想法,尽管直言!”
“江夏如此繁华,想来军力定然不弱,不知刘江夏为何没有横扫天下之志?”
“先生这么知晓,某没有横扫天下之志?”
庞统但笑不语,这不明摆着的事情么?
刘琦哑然失笑,这时代的顶尖谋臣就这点不好,总是纠缠这些有的没的,好像不合理念就没有合作机会一般。
庞统真要是没心思没想法,会巴巴跑来拜见?
还不是想要兜售心中理念,早早告知刘琦这个江夏之主,他是有追求有抱负的存在,若是加盟江夏的话,可一定得尊重他的意见和想法。
谁还没点子理想主义?
只是,大家的追求和目标不一样罢了。
“先生应该出身不凡,怕是荆州世界子弟吧?”
刘琦并没有急着回答,相反开始打探庞统的出身来历。
“不错,某家叔父乃是庞德公!”
庞统倒也没矫情,直接道明了自己的出身。
荆州旁氏家族虽然算不得多么显耀,可庞德公的名声却是极大,堪比郑玄之类的顶级大儒。
作为庞德公的亲侄子,庞统自然受益不浅,根本就没必要否认什么,这就是事实。
“那先生应该对世家的隐藏力量,有一些了解!”
刘琦淡然开口,反问道:“先生应该知晓江夏的政策,对于世家大族可没不算友善!”
庞统下意识点头,不明白刘琦说这些做什么?
刘琦轻轻一笑,悠然反问道:“若是某有一统天下的能力和迹象,先生以为天下的世家大族会有什么反应?”
能有什么反应?
庞统下意识顺着刘琦的话琢磨,最多就是不理不睬,更有可能的是和刘琦直接翻脸。
想到这里脸色不由一白,他最清楚世家大族的力量,一个不好又是天翻地覆的局面。
“先生可否想像,若是某的政策,某的意图妨碍甚至损害了世家大族的利益,他们会不会狗急跳墙?”
刘琦继续追问:“动用一些隐秘手段,直接让某这个不知天高地厚之辈,直接薨逝或者病故?”
这……
庞统额头冒汗,已经不复之前的淡然,一时间被问得手足无措,不知道该说什么是好。
以他对世家大族的了解,一旦刘琦主动触犯他们的利益,肯定会引起他们的悍然反击。
世家大族的力量不是说着玩的,有些家族的传承十分悠久,谁知道有没有近古时代的恐怖手段?
就庞统自己所知,便有一些相当阴损的手段,能够悄然之间致人于死地。
想到这里心中恍然,扫了刘琦一眼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是好,丫的没有动作原来是怕死啊。
“难不成,刘江夏就不能和世家大族和平共处?”
庞统有些不解道:“相信世家大族也不想过战乱四起的生活,这点某还是能够保证的!”
“他们太过贪婪,也要得太多啦!”
刘琦淡然道:“某可不想成为一个傀儡,手下弟兄还有百姓的利益,又如何保证?”
这……
庞统再次说不出话,道理谁都懂,可想要解决却是千难万难啊,一个不好就是身死族灭天下大乱的下场。
“所以,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
刘琦笑得很是古怪,悠然道:“某打算一步一步慢慢来,一点一点扩张势力和地盘,新占地盘以能够彻底掌控为主!”
“如此一来,是不是太慢了点?”
庞统跟着转移话题,直接道:“搞不好,江夏军的触手没有伸出去多长,天下就要再次统一!”
“那某就带着愿意跟随的部下和百姓,前往外域发展!”
刘琦笑吟吟道:“以先生的见识,不会以为外域都是不毛之地吧,总之大汉地界虽好,若是住的不舒服,那就没必要勉强自己,先生以为呢?”
庞统哑然失笑,觉得刘琦这个江夏之主很有意思,竟然连退往域外的想法都出来了。
可不得不说,和刘琦谈话很是轻松,就是心中的那点子阴霾,都跟着消散无踪。
刘琦也是他见过,头一个敢于将心中想法,表露给外人的诸侯,绝对够坦荡。
心中怕死就是怕死,没什么好遮掩隐瞒的。
想到这里,庞统嘴角忍不住一阵抽搐,好像道:“难不成,刘江夏担心世家大族的报复,以后就不打算往中原腹地发展了么,这可不是什么好事!”
“当然不会,难道先生没有察觉,某也是修炼有成之辈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