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rfyi優秀都市小說 《大唐:八歲大將軍》-第二百六十七章 異變突起分享-cmt77

大唐:八歲大將軍
小說推薦大唐:八歲大將軍
“颌子小心点,这两人有点门道。”张辽蹙眉盯着冲杀过来的天狼神将,朝着张颌叮嘱了一句,策马迎了上去。
“好像是有点厉害。”张颌双眼微眯,朝着另一个天狼神将杀了过去,长枪拖地。
下一刻,便交战在了一起,彼此打的难分难解。
此时纵观整个战场,只有许诸与燕九打的最轻松,特别是燕九,习练的都是杀人刀法,所以没有多余的技巧。
刀刀攻击厄尔要害部位,让厄尔手忙脚乱起来。
内心也是烦躁不已,他已经与燕九打了何止十个回合了,可自己却连燕九的衣角都没有碰到。
反倒是自己大开大合的刚猛招式,使得自己累得不行,额头热汗直冒,在如此下去,自己必败无疑。
而反观燕九,则是依旧像个冰块。
现在他只能选择被动防守。
时间也双方的激战下,一点点流逝。
风更大了。
已经吹动着地面上的黄沙扬起,开始往天空上飞去。
“不好,这不是普通的风!”骨力克吉见此情形,那颗放下来的心,顿时提了上来。
“这…是……”阿史那云闻言,连忙目视一圈,猛然的瞪大了双眸,大惊道,“可汗,这是大风沙!”
而后语气快速的解释道,“可汗,大风沙一起,遮天蔽日,如果不立马寻找遮挡之物,我们都会被空中的风沙塞住口鼻,从而窒息而死。”
“你的意思让我撤退?”骨力克吉盯着阿史那云,语气充满了质问。
如果此时他下令撤退,那么就等于此次斗将他认输了。
可输了的代价,却不是骨力克吉能够承受的,会让二十万突厥铁骑的军心,彻底的崩了。
一旦军心崩溃,留给骨力克吉的路,只有两条。
要么灰溜溜的回突厥,若是这样,那骨力克吉回去所面对的,可就是突厥各部落的质疑。
他这弑父夺位来的汗位,便做不稳了。
要么对黄沙塞,发起最后的攻击,去拼搏那最后的一丝机会。
要是这样的话,那骨力克吉的这场邀战斗将,纯属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因为之前还能哀兵必胜。
我的女友是阴阳师
极品美女养成系统 一言生死与卿同
可现在,只能是叫突厥铁骑去送死。
而骨力克吉,发动这场对大唐的战争,就是为了稳定自己的汗位,向突厥各部证明,他比他父汗勇武。
“可汗,属下绝无此意啊。”阿史那云被骨力克吉质问,当即惶恐的低下了头颅。
骨力克吉冷声道,“那你是何意?!”
“可汗,现在大风沙起,不仅我们一方受难。李承忠想必也不想他的将士陷入危机。那可汗何不向李承忠道明,暂停斗将,等大风沙过去了再比?”阿史那云说完,微抬头等待骨力克吉的决定。
“如此,本汗可以一试。”听了阿史那云的话,骨力克吉看着眼前飞舞的黄沙,微微点头。
商谈不是妥协,更不是认输,骨力克吉能够接受。
于是下定决心的骨力克吉,策马踏出了几步,大喝道,“李承忠,今日起了大风沙,本将提议斗将暂停,来日再战,不知你意下如何?”
“本将不同意。”战车里直接传出了拒绝的声音。
并且冷笑道,“骨力克吉,你也别藏拙,你以为吾不知,你在此地设下了伏兵吗?”
“既然天起大风沙,你何不让你的伏兵出来,将老夫围杀了!”
“伏兵?”骨力克吉闻言,有些懵了,随即气急的吼道,“李承忠,本汗岂是那等卑鄙之人,有血誓在先,本汗又岂能欺骗上天!”
“你居然不知道有伏兵?”战车里的人笑了,声音也换成了李易本人的,稚嫩清脆的问道,“那你何不问问,你身边将领?”
“阿史那云,给本汗一个解释。”骨力克吉无心去管战车里的人,为何变成了小孩子的声音,而是侧头盯着阿史那云。
“可汗,兵不厌诈。”此时的阿史那云整个头颅都抬起来了,再无一丝惶恐。
反而是神色阴冷的看着骨力克吉说道,“本来我是想在我突厥胜利之后,再动手将李承忠等人全杀了,如此黄沙塞无将领,我突厥铁骑定能踏破黄沙塞。”
“可是没有想到,李承忠麾下将领一个不来,天又起大风沙,让我伏击的心散了。”
“却更没想到,会被李承忠发现,戳穿我的伏击之计,既然如此,我不得不动手了!”
读心妙探 里杰卡尔葱
此话一出。
阿史那云猛的调转马头,向着后面奔腾而去,所过之处,突厥鹰骑纷纷让出了道路。
显然,这些鹰骑也都知道自家首领的计策。
也就在这时,鹰骑中有十数人,拿出了随身的号角,放在嘴上吹了起来。
“呜呜……”
沉闷的声音响起,掩盖了大风沙呼啸。
不久。
一杆飞鹰大旗出现在了风沙中,滾滾鹰骑向着所有人压来。
而看到自己的鹰骑已到,阿史那云不在伪装了,直接猖狂的大笑,“可汗,今日你与李承忠,一个也别想逃走!”
这刺耳的笑声,快速闪电般的反转,让骨力克吉满腔怒火,甚至血气上涌,差点吐出一口血液。
怒目圆睁,厉声呵斥道,“阿史那云,你想反叛本汗!”
重生從單細胞開始 昨日成名
“骨力克吉,你错了。”阿史那云摇头冷笑道,“我不是反叛,而是夺回汗位,我才是突厥的可汗,正统的皇族血脉!”
“而你骨力克吉,难道你以为我不知你是谁吗?要不是父汗英明,早知你狼子野心,让我隐于你的势力中,我恐怕早就死了吧!”
“难道你是当年失踪的大王子!”骨力克吉瞳孔猛缩,他似乎是想到了什么隐秘之事。
“不错!”阿史那云狂笑的承认了,此刻他已经没有隐瞒下去的必要,反正在场的所有人都会死。
不……
除了骨力克吉以外。
而这突来的异变,让突厥将领脑子嗡嗡作响,完全搞不清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纷纷对视,异口同声的向着骨力克吉询问道,“可汗,这阿史那云说他是老汗的大王子殿下,此事是否为真?”
“怎么,他是父汗之子,等难道本汗就不是了吗?还是说你们也想背叛本汗?”骨力克吉眼眸冷冽的看着,这些神色各异的突厥将领,心中极其不屑。
穿越之堡主夫人
一群墙头草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