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kqh8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小說 第九特區笔趣-第一六四零章 空空如也分享-ruzvd

第九特區
小說推薦第九特區
重都中餐厅内。
秦禹听完吴迪的报价后,心里已经意识到,二战区之所以给了如此的低价码,根本不是什么九区军部总政在盯着他们,也不是他们拿不出来更多的钱,就只是单纯的向秦禹索要回馈而已。
“小禹,这个价格确实不太公道。”吴迪看着秦禹的表情,立马补充了一句:“算了,我再跟上面争取一下,把价格往上抬抬。唉,咱给他们服务了这么多年,我相信这点面子,他们还是会给的。”
“凑个整,两亿吧。”秦禹心里已经有了决断:“如果可以,我就把自己手里的股份,产业,全部交出去。”
吴迪愣住。
“可可,你能接受吗?”秦禹扭头问了一句。
可可现在心里都在滴血,她当然不愿意以这么低的价格抛售天成集团的产业,尤其是药业这一块,她付出的心血比任何人都多。可以说自己最好的金色年华都奉献给了这里,如今却要以如此低的价格抛售,她是难以接受的。
不过,可可终归不是一个小女人,她已经秒懂了秦禹的意思,所以只能在桌下自己攥着自己的小手,轻笑着回道:“我没问题。”
秦禹也读懂了可可眼中的不甘,伸手拍了拍她的腿以示安慰。
“小禹,这么做有点道德绑架,趁火打劫之嫌……。”吴迪心里有些过意不去。
秦禹立马摆手,笑着说道:“别整娘们唧唧的那一套,咱们多少年的关系了?这点产业跟你帮我的相比,那不算什么。如果不是还有其他股东跟着我,你吴迪一句话,我松江这点东西,完全可以白送你。”
吴迪听到这话,只重重地点了点头,什么都没说。
“产业的事儿,咱们尽快办理,回头让可可跟你们找的资本公司对接就OK。”秦禹直接岔开话题:“还有一个事儿,我必须跟你唠叨几句。”
“你说。”
“老二会留在松江,帮你办点事情,把后续的事儿都处理干净了他再走。”秦禹抓着吴迪的手腕:“他和我的感情你知道,现在又瞎了一只眼,你务必照顾好他。”
“你放心,如果连马老二我都保不住的那一天,就说明……我也得跑了。”吴迪苦笑着回道。
貞觀賢王
秦禹听到这话,莫名有点担心:“会有那一天吗?”
“我跟你说实话,我现在对未来挺担忧的。”吴迪叹息一声说道:“军监局是个什么部门?那是总政长官手下最锋利的尖刀。部队的人怕我们,那是因为总政长官赋予了这个部门非常强悍的生杀大权,但这种权利人家能给你,也能收回去。近几年,我爸和一战区关系闹得很僵,而以前总政长官是乐意看到这种内部对抗的。但现在时局不一样了,八区一统,九区内部的大势力开始抱团,总政部门和沈系,沙系,卢系的关系在大势下持续升温,那我爸自然就不讨总政长官喜欢了。”
秦禹听完后,也是面色严肃:“吴叔自己怎么看这个事儿?”
“他说还有回旋的余地。”吴迪扭头看向秦禹说道:“我们跟二战区死抱一把,只要自己内部不出问题,总政暂时也没招。因为九区的局势太复杂了,他们想要集中权利,就不能先挑起内讧。不是谁都是顾泰安,说打就打,打了就能赢,你明白吧?”
“嗯。”
“期望二战区内部不要出问题吧。”吴迪笑着冲秦禹说道:“但如果真有一天,我们这帮人不行了,可能唯一能去的也就是川府了。”
“真有那一天,你来了还是大哥。”秦禹呲溜地舔了一下。
“哈哈!”吴迪大笑:“别别别,你现在是秦师长了,封疆大吏了,你是大哥。我他妈算看明白了,这年头当小老弟是最舒服的。”
大修羅神 繁星少爺
话音落,二人对视一眼,会心一笑。
谈完正事儿,吴迪一天也没在川府停留,立马赶回九区,开始联系二战区的军方资本,准备接盘秦禹的产业。
……
重都的街道上,飘起了小雪,整个城镇银装素裹,景色美不胜收。
可可双手插在羽绒服的兜内,束着一头秀发,低着头,故意用脚吱嘎吱嘎地踩着积雪,漫步前行。
“生我气了?”秦禹问。
“没有,有点闹心。”可可难得漏出小女人的姿态,噘着嘴回了一句。
下堂妃 壹笑傾城
世界和我愛著妳
“迪哥是个仗义人,他说不出太难听的话,也不好意思欺负我这个兄弟。”秦禹背手说道:“但咱们得自己领会出他带来的意思。”
“我知道,二战区是在索要回馈。”可可将下巴缩到围脖里,轻声回道:“一个战区,背后站着多少军方资本,怎么可能缺这点收购的钱?价格压到两亿,就是想让你报恩而已,这我懂……可我就是不舒服。”
“周司令帮我们不少了。”秦禹叹息着说道。
可可突然抬起头,大眼睛中竟含着泪水:“……道理我都懂,可我就是舍不得。忙活了这么多年,我把最好的年华都放在了松江……到头来,事业没留住,爱情……也没留住。”
秦禹听到这话,如若遭受雷击,呆愣在原地。
“我……我特么委屈。”可可在这一刻,终于克制不住内心的情绪,故意半仰着头看向天空,但眼泪还是止不住的从脸颊滑落。
秦禹看着她,揪心无比。
“你滚吧,我自己待一会。”可可双手插在衣服兜内,脆生生地撵了一句。
最强客卿
秦禹稍稍迟疑一下,伸手搂住可可的肩膀,低头说道:“松江没了,我一定在川府,给你建起来一个最大的药业公司!”
可可听到这话,彻底崩溃,趴在秦禹的肩膀上失声痛哭。
这么多年了,她一直爱着的男人已经结婚了,有孩子了,而她引以为傲的事业,就在刚才也已经不复存在。
她大梦了一场,梦到了一切美好,醒来却发现,空空如也。
情感渐进,风雪弥漫。
不远处的越野车内,丧少抻着个脖子,激动地喊道:“猛哥,猛哥,快看,搂上了,搂上了……!”
“我搂尼玛呢!”察猛上去就是一巴掌:“那是战友间的安慰,懂吗?!都他妈把头给我转过去,用最快的速度把大脑格式化,忘掉这个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