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luxa都市异能 無限之次元幻想 愛下-第242章鑒賞-vahd2

無限之次元幻想
小說推薦無限之次元幻想
接着上次那件事情说。
我逃了很久终于逃到了一个小山村。
林潇说。
我当时没有想那么多,只是想找个地方藏起来,没想到我真的找到了一个栖身之地。
这一对老夫妇,可能是将我当成他们的女儿。
毕竟乌萨斯那么多场战争,他们的孩子可能早就牺牲了。
就连我的秘密都帮助我隐瞒了。
我想怎么报答他们都不过分。
遗憾的是我没能好好报答他们。
“上一次例行检查中,我们有一个队员遭遇了袭击。”
‘现在每一户都要接受搜查,不仅仅是感染者,一旦我们发现袭击者。
我们会立刻击杀他们,而窝藏他们的村民,也会受到惩罚。’
“不想服苦役的话,就告发他们。
没有任何UI因为你们光荣的报告受到伤害,而最烦和感染者将得到他们应该有的下场。”
“接下来从第一户开始。”
“老奶奶,这一天还是来了,我躲不掉。”塔露拉说。
“别出去,塔露拉藏在草棚后面,他妈呢不会查的。
我们就说你害怕受到惩罚逃跑了,没有人会怪你。”
:“可你们会被伤害的,这不该是我报答你们的方式。”
“我留下了一点金币,这些你们省着点花,足够你们这一辈子吃饱穿暖的”
“奶奶,爷爷人呢?”塔露拉说。
“老头子你是来做什么的。”队员说。“我犯罪了。”老头说。
“自首?对,我记得了,我们那个队员是被一个老头子拦住,看你一瘸一拐你就是袭击者吧。”
“看你也没有多少油水,有多远滚多远,昂小杂种也是不知好歹和穷人倔强什么。”
“老爷你看我身上这块。”
“感染者就是你!”
“你说什么”塔露拉说。
“我当时给你换衣服的时候看到了,塔露拉你是感染者,我和老头都知道很久了。”
“那。”
;老头子去矿场赚钱,也是染了矿石病才回来的,你看他一直穿着他那个夹克不肯脱掉。”
“老头子是要替你顶罪塔露拉。”
“不行,这岂不是说爷爷他。”
“村子里面的人都信不过,只要是为了钱,为了保命,他们什么事情都能往外说。”
“这俩年,塔露拉我们真的很喜欢你,你是个好孩子。”
“我们的日子不长了,但是你塔露拉就算得了病,你也可以在多活几年,你要好好活着”
“塔露拉别去。”
“抓我走”老头说。
“我得了这个病很无奈。”
“不信你看看。”
壹路囂張 墨樓
“将武器放下,老头。”
“不姥爷你看看我的法术。”
‘老人切开自已的兽王,红色没有鎏金雪地,而是像雾气一样弥漫在空气中。’
“我是货真价值的感染者。”
‘我相信’
“感谢你的合作感染者。”
“嗯。”
銳雯的打工日誌 山啊頭的羊駝
“塔露拉。”
塔露拉回去,别去。
“这是火?”
“为什么房子烧起来了。”
‘塔露拉这是你。’
“不要去塔露拉,整个村子都会遭殃的。”
“塔露拉你。”阿丽娜说。
“这把火是你放的?”
“阿丽娜抱歉,这一定会给村子带来很大的灾难,但是我无法忍受这种事情。”
“阿丽娜。”
塔露拉惊讶打开按着阿丽娜,后者用塔露拉从来没见过的衍射凝望着她。
“你的眼中有一团火。
从你来这个村子的时候我就知道,你不会甘心在这个村子呆下去的。”
“你有你的来处,你从哪儿来回哪儿去。”
“我不会离开这”
“但是你的眼里确实有一团火。”
“你想要点燃什么,你想烧掉什么,你觉得这一切都不对。”
‘你在人手,你忍到了极限。’
“不该是现在塔露拉。”
“村民是无辜的你的怒火会害死他们。”阿丽娜说。
“发生什么事情了,天啊。发生什么了,是谁做打”
‘塔露拉,快走别回来了。’
——————
“陛下抱有,保佑我的女儿,她活下去,保佑她好好活下去。”
‘塔露拉我们快走。’
“这些可恨的感染者搜查队。”
绝色江山 惜辞
“村民们不是感染者,而我们是,我们走了,他们不会有生命危险”阿丽娜说。
“你说什么。”
‘我也是感染者,塔露拉,我也是。’
“我么你走。
“这里是我们准备搬迁过啦ID地方,地方已经建好了”
“爷爷她。”
“不能让他们这么做了。”
“他救了你,救了全村。”
“你去打扰了他的极哈。”
“你在说什么,那些村民。”
“举报者是爷爷自已,因为这样对方就不会再查下去情况理想的话就是这样。”
“你再有实力也对抗不了他们。”
“我能。”
“但是还有很多士兵。”
“我么你只是没有足够的力量而已。”
“那并不对,这事情不该这么看。”塔露拉说。
“看着邪恶的事情在眼前发生却视而不见,只求自保这并不对。”
‘’这是无情,自私自利的行为。”
‘如果公平需要更多的暴力才可以伸张,那还怎么能被称为公平。’塔露拉说。
“我回答不了你这种问题,塔露拉,你读书比我多,我找到打”
‘但是村子中已经死了一个人了,不能在死人。’
“你是很聪明的,你能想明白。”
“走吧塔露拉。”
‘我还会回来。’塔露拉说。
一段时间之前。
“为什么你认为阿米驴他们会过来。”林潇说。
“这是阴谋家的难处。”卡尔西说。
“一个暴虐的君王,通常都擅长防守。”
“因为他们么自导自演ID所作所为一定会遭遇疯狂的包袱,他们会用优势的兵力和先进的武器,布置坚实的防御。”
‘可是既然塔露拉的暴君行为已经被证实是表演,那么她不会这么做。’
“你哪儿来的自信。”
“如果我的想法能够赢得你的认同。”
‘你会不会觉得我会因此而感到欣喜。’凯尔希说。
‘尊重是双向的,如果你重视我的观点,并且得出有益的结论,那么我也会将你的观点纳入考量。’
“塔露拉在维护自已的形象,她需要让普通的感染者尊重她,让雇佣兵服从她,让游击队新人她,让狂热者崇拜她。”
“她就必须让自已和他们之间的距离清晰可见。”
‘根据整合的一系列表现我们可以很清楚的知道,整合的其他人对塔露拉的行为没有太多认识。’
“他们只是盲目的跟随她。”
‘即便是已经窥见她阴谋的老爹,也没有能力在急剧变化中力挽狂澜。
假如他能够杀了塔露拉,也意义昂改变不了整合覆灭的趋势。’凯尔希说。
“何况,塔露拉在脑海中勾勒这个利用感染者的阴谋,她需要的时间,可能帮你现在的整合存在的时间还要长。”
“我猜想整合迄今为止的所有行动,都是以一个前提去设计打”
‘整合将在事情结束以后毁灭。’
“塔露拉会将尖锐而隐秘的力量分散在各地,在需要的时间召唤他们,让他们在合适的时候出现。”
“博士,我想帝国的人其实是不允许任何感染者只有行为的。”
“只不过整合的所作所为还在他们容忍范围指捏,这种表面上的暴力,缺乏军纪和散漫。
是帝国愿意看到的。”
“仔细想想他们会知识旁观吗,他们如此冒险就真的干员你让塔露拉一个人操纵一城。
甚至于一国的局势吗?”
‘还是说这甚至于也是塔露拉的砝码,用来片区帝国的其来那个。r昂他们蛰伏在某处。
等待事情变化即将超脱她掌控的地步。’
“昂时候她就可以名正言顺使用她的力量。”
‘’单着需要时间。“因为现在的整合需要一个这样的首领。”
“暴君珍惜自已的羽毛,即便他们往往因为短视或狂暴而肆意摧毁了他们而后又会真情实感的痛哭流涕。”
“阴谋家不会暴君有棋子,阴谋家也有,但是暴君自已同在期盼,阴谋家却坐在棋盘之外。”
‘加入她有人性,她就可能犯下错误,但是对于一个合格的阴谋家来说,当阴谋行驶在轨道上时。
即便自已死了,她的阴谋一样会继续发展。’
‘我们的行动没有意思吗?根本无法阻止她?’林潇说。
“如果说那样,我们根本不糊带着雇员们出生入死。”
“仅仅是杀了她是没有用的,所以我们要分解他的阴谋,对抗她的指令,令她的阴谋无效。”
“如果我们无法停止一艘船继续向前,那么我们就将它拆成碎片,让它在抵达目的地的时候只剩下空壳。”
“也许我的说法会让你误会,我们还是要停下这座核心城。”凯尔希说。
“博士,你担忧过阿米娅他们是否可能遭遇突发事态。”
‘我认为摆在我们面前的,这才是真正的突发事态。’
“W在哪儿,W更强。”
“不要随便进来。”
“能够和这群雇佣兵交流吗。”
“地下充斥着黑暗,黑暗滋生了邪恶,邪恶带来痛苦。”
“太多的痛苦。”
“你们分享我们的痛苦。”
“不行,即便他们,他们的主动十香已经损坏。”
你说的话可以影响吧》
“原本是可以的。”
“不是常规问题,但如果用我这种手段都无法幻想他们的意识,那他们确实失去了思考能力,而不是单纯的表达能力。”
“是他们的脑活动被封锁他们的神经系统和器官扰乱了剩下的时间不多了。”
‘只是事情判断了了。’
“他们子啊阻止我们,深度感染的雇佣兵在这个区域,大概有6个大多数时间只是进行无意识的有做。”
“他们的活动范围不会眼神到这个通道,而现在感染者是在意思到我们的行为才聚集到了这里。”
“并且只要我不跨越界限,他们就不会采取进一步的行动。”
“侦查干员,可以侦查出我们和棺材之家你的距离,根据我的提供的波动来判断位置。”
‘1.4公里吗?’
“1453米。”
‘如果我没有算错,那么值钱整合和萨卡兹发生冲突,就是距离1.4公里。’
‘我们原本打算你从下面的避难通道进入使馆区,现在那个出口可能已经被占据了,。’
‘我还有一个未经证实的猜想。’
‘什么?’林潇说。
“虽然不知道目的是什么,但这些家伙可能实在阻止其他人进入使馆区,而这个控制区域的大小,也是1.4公里。”
“摇头。”凯尔希说;“至少不再是这些萨卡兹的本来面包。”
‘可悲的萨卡兹人,不管是在哪儿都沦落为工具。’
“我认为感染者现在的处境也和萨卡兹相似,现在这些人只有在充满仇恨和失去一切之间选择。”
“本来事情应该改变,失去了家乡的萨卡兹。”
‘现在我们面前的他们,连人都不算了。’
“你想要怎么做?”林潇说。
“诸位,检查你们的装备。”凯尔希说。
“我们面对的是二级事态。”
“博士我们要在尽量剑豪损失的情况下,尽量停止运动。”
‘我有段时间没有出面解决紧急事态了,这身行头,简单来说是乌萨斯的搜查这。’
“我无法否认的一点是,我们配备的防御装备和乌萨斯对感染者的残暴,分享者同一个原型。”
‘虽然我么你在行为上和他们有着本质不同,但我也只有希望他们真的能苟继续保持这种本质差别,不因为种种外力的逼迫便的面目全非。’
“这也是我们对事情的期望,和我一段时间对你说的那样希望你也如此。”凯尔希说。
中华小当家师父好威猛
“这是陈SIR?”
“她在战斗了吗?”
“他们去哪儿了。”
‘在进去。’
‘这一切都是谋划好的了。’
“为的就是和我们相同。”
‘我们可以冲进去。’
‘这次会面,女皇有计划,在他们登基不就,一旦可惜且有一引爆冲突我们的行为会成为女皇们发动战争的借口。’
‘不能够给可惜且更多伤害龙门的机会。’
“不要怪小塔。”
“我没有责怪她。”
“你怪我吧。”
‘我没有这个意思、0’
“我答应要和她一起走的,可是我害怕了,我松开了手,我没有和她一起。”陈SIR。
师兄,请床上趴好
“她的眼神很害怕,我很害怕,她也很害怕,我一定做错了。”
“这是她的错误不是你的。”0
“可是舅舅你不会怪她?”
“是的。”
‘可是她不是做错了吗,做错了,不会被骂。’
“她不知道真相,这个真相不该被任何人知道,所以她肯定会犯下错误,哪怕不是现在将来也会。”
魏先生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