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dg5d人氣連載都市言情 邊謀愛邊偵探 起點-249,曖昧的風情畫:第六章(4)讀書-o14fu

邊謀愛邊偵探
小說推薦邊謀愛邊偵探
马聪说画上窗台上的女人,样子跟周凝雪很像。那个男人不是她的老公,能跟她那样暧昧地依偎,肯定是她的情人。
于铁当时是实物画画,他画那幅暧昧的风情画是要表现什么呢?难道他是看出窗台上的男女关系不正常,才画了那幅画吗?若是他活着多好!很多的疑惑,问他就可以了。
呃……对不能挽回的事,有所期盼那是天真的想法,所以罗菲立马打消了这个念头,还是想办法,找证据证实他的猜想。
罗菲还是那个建议,让马聪问问明月山庄别墅区的人,是否有人认识于铁,会不会当时他门一起走到周凝雪别墅前,看到那一幕,于铁出于自己的想法画了那幅画,说不定陪同于铁的人见过那对男女。
马聪采纳了罗菲的建议,但并没有收获……他们问遍了明月山庄别墅区的人,他们都不认识于铁。
画上周凝雪依偎的男人,马聪印象深刻,那人大脑袋,轮廓分明,嘴唇肥厚,如果在大街上遇上那个人,他能认识出他来。关键是,茫茫人海,他在那里去认识那个人呢?
马聪不明白,于铁当时为什么要画别墅呢?还把男女的实际长相都画了出来,难道冥冥中老天要让他抓到凶手吗?也就是他心目中的“第二杀人者”。
马聪调查了侦探罗菲的底儿,知道他是一个小有名气的侦探,很是聪慧,破获过好几起警察都无能为力的案子。所以他希望罗菲,替他想想办法,找到画上搂抱周凝雪的男人。
黑客法师
萌妻99嫁:史上第壹寵婚
马聪有种不祥的预感,画上的那个男人可能就是周凝雪口中的花无缺。于铁是去年九月份画的那副画,那时正是周凝雪跟花无缺在电话中发火的时候。不久马聪掐了她的脖子——把她掐晕过去了,就在那天夜里,她被人杀害了,匕首插在了她的胸口上。如果画上那个人不是他猜测的花无缺,但可以肯定是周凝雪的某个情人,可能也会有杀周凝雪的嫌疑,所以找到这个男人很有必要。
马聪自始坚信,杀害周凝雪的人,肯定跟她关系混乱,所以他一根筋地要找到周凝雪另外的情人,从她情人身上,可能探出“第二杀人者”的蛛丝马迹。
马聪亲自到罗菲侦探社,请求他帮着找到画上的男子,当然他永远不会告诉他,那是杀害周凝雪的“第二杀人者”。
罗菲听了马聪描述了周凝雪案情后,觉得很是奇特。但马聪没有告诉他,周凝雪脖子上有掐痕的事,只说周凝雪被人用匕首捅破心脏死了,凶手伪造了抢劫现场……
家有狐狸总裁 花开半夏
罗菲对离奇的事向来充满好奇,所以他答应帮马聪找出画上的男子,从而确认他是否就是凶手。同时那幅画的真正作者的知情者林芸芸的失踪,也很是让他感兴趣。无论林芸芸是活着,还是已经不在人世,他总觉得陈栋知道她的去处……了解清楚陈栋这个人,是他眼下迫切要做的事。
既然马聪说画上的男人,可能是周凝雪的情人,他认为她是被情人杀的,并不是被劫匪杀害的,找到这个情人,罗菲也得破费一些时间来做,虽然这都是费脑子的事,他的人生不就是以探出罪恶的秘密为乐趣吗?因此,反而觉得生活一下变得更加充实了。
马聪说在街上遇见画上的男子,他能认出那个人,但偶遇上画上男子的可能性太小了……可能这辈子也遇不上。
马聪虽然是警察,可以利用警力找到这样一个人,但马聪说,他不肯定画上的男子是不是凶手,兴师动众地利用警察,这是对人的不礼貌,希望罗菲私下帮着找到这个人……他这样替人着想,当然是有自己的想法。
马聪要先他同事找到“第二杀人者”,确定他是不是知道自己是“第一杀人者”,并拿走了他可能落在周凝雪房间的帽子,到时候该采取什么措施来掩饰他是“第一杀人者”,他好早点想出对策。
所以……马聪在拜托罗菲想办法找到画上的男子时,一定要替他保密,不得跟任何人说。
罗菲思着怎样靠那幅画找出画上的男子,而马聪又嘱咐他要保密地寻找这个男人,不然可以把画上的男子在媒体上公布出来,这样找到他,会方便很多。
杀害周凝雪的凶手反侦查意识应该很强……警察也不是吃素的,快一年了,他们对找到凶手都还没有眉目。罗菲也是知难而上,如他能找到杀害周凝雪的凶手,会给他探案生涯添注光辉!
罗菲得想想办法,找出那画上的男子,证实马聪的说法,那人可能是周凝雪的情人,或者是凶手。
罗菲想着既然画上男子是周凝雪的情人,那么他是否会关注周凝雪的忌日呢?
周凝雪是去年九月二十九日遇害的,这天理所当然就是她的忌日。
明天下
透視神瞳
蛋炒飯 風吹荒城
罗菲让马聪等周凝雪的忌日时,去周凝雪的坟墓前守株待兔。无论画上的男子是不是凶手,既然他生前做过周凝雪的情人,就算不是凶手,也会出于跟她生前有过情缘,她的忌日时,祭拜一下她,表示哀思,也算人之常情。到时找他问问,说不定能找到什么线索,如果就此确认他是凶手,当然更好!
马聪认为既然画上的男子是凶手的话,怎么会关心周凝雪的忌日呢?因为他没事出现在跟周凝雪有关的场所,肯定会引起人的怀疑!
冷血殺手四公
絕品少主 王大錘
贫道混初唐 开罗咖啡
但罗菲有不同的看法,无论画上的男子是不是凶手,凶杀案快过去一年了……他不是凶手的话,去情人的忌日上祭拜,那是理所当然。如果画上男子是凶手的话,时间这么久了,警察没能找上他的门,要么出于幸灾乐祸,要么出于好奇,他会去周凝雪的忌日上,看看那堆阴冷的土下,埋葬着他亲手杀害的人,会是什么感受呢?
所以,罗菲让马聪去试一试,看在周凝雪的忌日里,能不能见到画上的男子……男子在周凝雪的忌日上出现的可能性很小,但他们也不能忽略这种可能性,丝毫的机会,他们都要抓住……一个案子最后能够侦破,很多时候,就是一个细节,或者一个不可能的想法,最后成就了案子的侦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