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cii好文筆的言情小說 我就是超級警察 愛下-1133、角落裏的生日展示-brfik

我就是超級警察
小說推薦我就是超級警察
“啊?”被顾晨这么一说,卢薇薇倒是想起了自己今年夏天所发的誓言。
可现在一想,这可就有点尴尬了。
何俊超则是调侃的笑笑:“这话我也记得,当时办公室里几乎所有人都有听见吧?”
“哈哈。”闻言顾晨跟何俊超说辞,王警官笑孜孜道:“可直到现在冻成狗你卢薇薇才发现,太美的承诺只怪自己太年轻。”
“我告诉你卢薇薇,在没有暖气的南方,忙碌了一天的你最幸福的时刻就是回到家里,脱掉衣服裤子之后,马上钻进温暖的被窝。”
“然后用被子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然而这时你却突然发现,尼玛,灯没关。”
“哈哈,老王你有毒。”卢薇薇抡起拳头,猛锤王警官后背。
毕竟一些新来的北方小伙伴,理解不了南方小伙伴起床的冷。
北方的冬天,外面滴水成冰,屋里却是盛夏的温度。
因此不少警员都认为,影响南北方人民团结的因素是暖气。
擦好了护手霜,大家一天的工作又开始忙碌起来。
顾晨要将卷宗整理成册,交给赵国志参阅。
然而赵国志在看过顾晨的结案报告后,也是相当满意。
要知道,跨越20年的案件,处理起来相当棘手。
这次将这起案件交给顾晨,赵国志也是非常疼痛。
可毕竟是上面分配下来的意识,自己也不好不接。
原本以为案件需要花费大量时间来侦破,可不曾想到,顾晨带领着刑侦团队,在极短时间内,跨越了多个地域寻找线索,走访当事人。
可以说,这起案件能够侦破,运气成分占一部分,但更多的是顾晨团队的努力。
尤其是在指掌纹信息库完善的同时,找到了当年留在胶带上指掌纹的当事人。
但事在人为,有些案件的侦破,往往就需要那么一点运气。
“干的不错。”赵国志查阅过卷宗之后,将文件合拢,也是颇为感慨道:“原本把这个案件交给你们处理,起先我还是有点担心的。”
“但是现在看来,破案速度远超预期,你们比我想象的要优秀。”
“这多亏了刘法医团队的鼎力配合,才能在沉寂多年的指掌纹样本中发现破绽。”顾晨也并不想贪功。
这次的案件告破,刘法医团队起到了相当重要的作用。
赵国志满意点头,也是淡淡一笑:“总之,这起案件也给我们提了个醒,那就是不管多久时间,都不要放弃追查凶手的努力。”
“如果我们在调查20年后就选择放弃,那等于这20年来所做的努力都白费了。”
“可就是某一天,命运之神或许就降临在我们身上,这个案件就能出现转机,就能够给当年那些受害者家属讨回一个公道。”
青龙血 本少有点邪
“没错。”听着赵国志的说辞,顾晨感同身受。
尤其是自己亲自走访了受害者家属,的确感觉生活不易。
来自平行世界的他
毕竟当年的这场惨剧,直接导致了一个幸福家庭的破灭。
20年来,亲友都沉浸在无比的悲愤中。
甚至对警察的工作产生质疑。
这些在顾晨走访过程中是深有感触的。
可好在最后案件顺利告破,当年杀害黑车司机鲁俊的凶手,也被警方一一抓获。
可以说,算是能给死者家属一个交代。
在赵国志办公室待了许久的顾晨,在聆听完赵国志的教诲后,也返回到刑侦组,将赵国志的原话,传递给三个小组,让大家领会精神,再接再厉。
……
……
下午下班。
大家和往常一样,收拾好手头工作,准备去食堂吃饭。
可此时的天空,却渐渐下起了雨夹雪。
看着突如其来的惊喜,大家顿时惊喜万分。
所有人都趴在窗台。
更有不少南方警员,直接冲进操场,感受到雨夹雪带来的快乐。
看到这一幕,卢薇薇不由啧啧两声道:“可怜的南方孩子,雨夹雪而已,落在身上全是水。”
“可你也要理解南方人看到下雪的幸福啊。”何俊超话音落下,也像个孩子似的冲进操场,和几名警员一起感受着雨夹雪带来的快乐。
卢薇薇见状,忽然叫住了顾晨,袁莎莎和王警官。
“你们几个等一下。”
“怎么了?”顾晨扭头问。
卢薇薇淡笑着说:“反正晚上不用加班,正好今天下雪,一起去搓顿火锅如何?”
“诶?好主意。”袁莎莎一听,当即同意道:“这么冷的天,吃顿火锅真的很奈斯,顾师兄,王师兄,一起吧?”
王警官瞥了眼顾晨,问道:“顾晨,你觉得呢?”
“我无所谓,但是要先换身衣服。”顾晨说。
卢薇薇二话不说,直接一把拉住顾晨的胳膊便往宿舍跑,边跑边说:“那还等什么?赶紧换衣服。”
片刻之后,大家换好便装,带好伞具,准备一起坐车去商区吃火锅。
卢薇薇特地耍了个小心机,没有携带自己的雨伞。
如此一来,三把伞,四个人。
魔尊校园复仇记
王警官好奇道:“卢薇薇,你的伞呢?”
“坏了。”卢薇薇说。
王警官眉头一挑:“可我前天还看你伞好好的。”
“昨天坏的。”卢薇薇又道。
闯将 新兵扛老枪
王警官淡淡一笑,也是无所谓道:“反正待会顾晨开车,也用不着。”
“开什么车呀?”卢薇薇闻言,当即否决道:“我知道有一家火锅店挺不错的,装修风格都是按照老江南市的那种年代感极强的装饰来布置,还是个网红打卡地呢,就离我们分局不远,走两个街区就到了。”
抬头看了眼天空不断坠落的雨夹雪,卢薇薇又道:“这种天气撑伞走在大街上,你们不觉得挺浪漫吗?”
“浪漫个鬼哦,冷死我了。”王警官缩了缩脖子,有些抵触道:“这大冷天在外头走,你不冷我冷。”
“走一走就热了,我们走路去吧?”卢薇薇期待的眼神看向顾晨。
顾晨默默点头:“听卢师姐的。”
“那好,赶紧的。”卢薇薇将顾晨的伞打开,随后跟顾晨搂在一起。
王警官一瞧,当即明白了意思。
心说这才是你卢薇薇的真正目的吧?
几人有说有笑,一起走在马路上。
街上的行人忙忙碌碌,每个人都因为雨夹雪而格外兴奋。
赤兔记 东郊林公子
要知道,这些年的江南市下不下雪全靠天意,全年无雪也很正常。
苍穹仙陆
可在顾晨的印象中,小时候的江南市,那可是每年都要下雪的。
按照卢薇薇的指引,大家来到一家火锅店门口。
卢薇薇指了指大门道:“就是这里,新开业的,面积挺大。”
“就这?”看着如此小的门面,王警官有些不敢相信:“就这么小的门,店面能有多大?”
“说你老王土鳖吧?你还不承认,大不大进门之后你就知道,这是人家的装修风格懂吗?”
在卢薇薇的怂恿下,大家走进了这家火锅店。
也正如卢薇薇所说的那样,小门进去,里面却是别有洞天。
刚走进门的王警官,差点还以为自己穿越到了几十年前。
这里的所有装饰,立体逼真,所有的木桌都很复古,包括老照片,小摆件。
里边的餐桌没有统一样式,都是根据场景摆设。
乍眼一瞧,还以为是来到了几十年前的江南老城。
穿着复古工人装的女服务员走过来问道:“请问几位?”
“四位。”顾晨伸出四根手指。
女服务左右看看,却是有些为难。
毕竟此时正在用餐高峰期,餐位也是严重不足。
由于没有找到合适的座位,女服务员有些尴尬的说道:“因为餐桌不够,你们可以等一等吗?”
“啊?还要等啊?那换一家换一家。”一听没有空余的座位,王警官当即要转身离开。
却是被卢薇薇一把拉住,也是没好气道:“人家这是网红点,一时没有空位也很正常,等一等又怎么了?也不差这几分钟。”
环顾一周后,卢薇薇又道:“再说了,来这里当然是来拍照的,先到处参观一下,打发一下时间也好啊。”
“对嘛。”女服务员听卢薇薇替自家火锅店说话,也是淡笑着回应:“我们这里是网红点,每个区域都可以拍照,而且每个角度的装饰都不同。”
“你们可以先到二楼坐一下,那边有些空位。”
“那行吧。”见大家都如此坚持,王警官也不想扫卢薇薇的兴致,于是便答应道:“我们到二楼去等。”
几人有说有笑,沿着复古的楼梯走上二楼。
二楼的装饰同样极具年代感,周围有数条长凳,已经有几对小情侣在那等待。
从二楼的长廊向下望去,这里就像个大杂院,与环境融为一体,充满着人间烟火气息。
看着墙壁上贴着各种极具年代感的标语,卢薇薇也是不由感慨道:“看来咱们中华文字真的是博大精深啊,同样的文字,却能够用很多不同的读法表达同样的意思。”
“那还用你说?”王警官也在参观,随便找了条长木凳先坐下,也是侃侃而谈道:“你比如说,我都有点不想玩了,不想玩了都有点我。”
“我不想玩了都有点,不想玩了我都有点。”
“都有点不想玩了我,我有点不想玩了都,没毛病吧?毫无破绽。”
“你们这是在咬文嚼字啊?”顾晨望着对面走廊的文字标语,也是调侃着笑笑。
袁莎莎则道:“要说中华文字博大精深,但也有很多让我们左右为难的俗语,你比如说,俗话说,一个好汉三个帮,可俗话又说,高楼大厦平地起,靠谁不如靠自己。”
“俗话说,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可俗话又说,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
“俗话说,男子汉大丈夫,能屈能伸,可俗话又说,男子汉大丈夫,宁死不屈。”
“啧。”王警官闻言,也是沉入其中道:“还有俗话说,苦海无边回头是岸,可俗话又说开弓没有回头箭。”
“俗话说好马不吃回头草,可俗话又说浪子回头金不换。”卢薇薇也继续补充道。
顾晨则是淡淡一笑:“所以枪打出头鸟,而落后就要挨打,说明一个人要想打你,总能找到理由。”
“哈哈,顾师弟,你有毒。”卢薇薇被顾晨逗乐的不行,可就在笑出眼泪的同时,却发现距离自己不远处,一个双人座位上,一名女子正坐在那儿默默流泪,桌上还放着一个小蛋糕。
“诶!”卢薇薇用胳膊碰了碰顾晨肩膀,用眼神示意道:“看见没?那个女人好像在哭。”
“哪呢?”闻言卢薇薇说辞,王警官也赶紧扭头望去。
此时此刻,大家这才发现,一名20多岁的女子,此时正孤零零的坐在角落位置,豆大的眼泪不断落下。
而她的面前,是一块不大的蛋糕,桌上还散落着一些未点燃的蜡烛。
“那人在过生日?”袁莎莎说。
“可为什么是一个人?”卢薇薇觉得有些纳闷。
王警官则是淡淡一笑:“没什么大不了的,还不是没人给她过生日,这年头,人人都是打工人,出门在外,能有时间过生日的又有几个?”
卢薇薇感觉情况不对,于是提议着说道:“要不过去看看?”
爷的二手王妃
“要去你去吧,我盯着空位。”王警官翘起二郎腿,继续看着楼下的座位。
只要一有空位,王警官就准备立马占座。
自己可不想在这里光为拍照打卡而不顾肚子的感受。
毕竟对于年轻人来说,来这吃饭,纯属是为了打卡地的照片,而对于自己来说,纯属是为了填饱肚子。
大家来这的目的不同。
都市兵王
“我跟你去看看。”顾晨见卢薇薇起身,自己也准备过去看看情况。
“那我也去。”见两人都已起身,袁莎莎也跟在了后头。
傾城前妻
索马里大领主
几人搬来两张长条木凳,坐在了二人桌的女子身边。
女子一抬头,也是突然一愣。
见三人直勾勾的盯住自己时,女子显得一脸纳闷。
“你们……”
“我叫卢薇薇,这是顾晨,这是袁莎莎,我们几个看你在这哭泣,不知道你有没有什么需要我们帮助的?”
卢薇薇发挥自己热心女警的特点,也是想了解女子的状况。
女子擦了擦眼泪,也是苦笑着说:“我只是想家了,每年过生日,都有家人陪在身边,可今年只有一个人。”
“原本想让自己的生日更有仪式感,所以就自己买了个蛋糕,想来这里给自己庆生。”
“那你哭什么?”卢薇薇问。
女子擦了擦眼角的泪珠,也是苦笑着说道:“后来收到我妈的祝福短信,有感而发,眼泪就忍不住的掉落下来。”
闻言女子说辞,顾晨偷偷瞥了眼女子的手机。
此时的对话框里,是女子母亲发来的短信祝福。
【今天是你农历生日,妈妈祝你生日快乐。】
虽然只是简单的一条祝福短信,但是屏幕上早已落满了女子的眼泪。
顾晨问她:“你刚毕业?”
—————
女子默默点头:“刚毕业没多久,目前在中医院上班。”
“难怪。”闻言女子说辞,顾晨也是淡笑着说:“可能是你刚走出校园,参加工作,还没从象牙塔的状态中转换角色,突然一个人过生日,有些难过罢了。”
“嗯。”听闻顾晨说辞,女子也是默默点头:“没错,以前在校园里,每次过生日,寝室里几个好姐妹,都会跟我在一起。”
“但是今年,大家都各奔东西,没有一个人在我身边。”
“如果说,20岁之后的生日有什么不同,那就是不生日还好,一生日就觉得连空气都是凄凉的。”
“贫穷或孤寡,二十几岁的大部分人多少占一样,或者,两样全占了,而我就是后者。”
顾晨听闻女子讲述之后,也是淡淡说道:“你说的也没错,但是生日这样对个体有特殊意义的节日,会放大你的种种孤寂和无助。”
瞥了眼女子的手机,顾晨又道:“尤其是你妈发来的短信祝福,可能刺激到你的脆弱神经了,你可能是工作太累,想太多了。”
“嗯。”女子默默点头:“我好累,真的好累。”
“累就对了,刚参加工作都这样,我也是这么过来的。”卢薇薇饶有兴致的传授经验。
女子顿时干咳了两声,又道:“喉咙从两天前开始痛,明晚应该会剩下自己一个人在办公室加班。”
“每次加夜班用手机看电影,就感觉生活是否永远艰辛?还是仅仅童年如此?”
“呃……”顾晨犹豫了一下,又道:“好像永远如此。”
女子瞥了顾晨一样,说道:“我突然想问问30岁的自己,我们只有20岁的时候,才常常感到孤单和不快乐吗?还是一直如此?”
“我一直觉得,自己没有适应20岁之后的年纪增长,就像昨天还是小孩子,过了18岁,就一瞬间转为了成年人。”
吸了吸鼻子,女子又道:“我都没有反应过来,身边的人就纷纷成为了另一拨,与我人生状态相差甚远的人。”
“从朋友圈来看,他们似乎每个人都过得很好,赚到很多钱,而我还在普通社会人的身份里浮沉,很难不焦虑和迷茫,怀疑自己是不是也应该跑快两步,准备下一个行程?或者……下一些决定。”